当前位置:主页 > 反对邪教 >
反邪锐评 | 邪教残害母亲罄竹难书!
投稿单位:中国反邪教网  编辑:漯河反邪编辑  发布日期:2022-05-10 12:58

世界上最美丽的声音,那便是母亲的呼唤,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亲,最美妙的呼唤就是一句“妈妈”。然而,人们在谈论“母亲”与“母爱”的同时,万恶的邪教不知残害了多少母亲。在母亲节来临之际,笔者梳理相关案例,希望能给人们以警示!

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残害了众多母亲

“法轮功”对母亲的伤害可谓罄竹难书,在李洪志种种歪理邪说的误导下,痴迷者的思想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思维扭曲,行为怪异,精神错乱,给母亲造成难以弥补的伤害。

——“法轮功”拒医拒药导致母亲死亡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称人有病是因为“业力”,求医不管用,得“消业”“清理身体”,并承诺:“你的心如果摆正的话,相信炼功能炼好,把药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给你治了。”(《中国法轮功》)于是,那些相信李洪志邪说的母亲拒医拒药,有病硬挺,靠“消业”祛除“业力”结果轻病拖重,重病拖死。

有些“法轮功”信徒甚至就在练功时出现严重问题。比如:山东省枣庄市山亭区实验小学教师陈斌的母亲,在习练“法轮功”时常常头晕、站不稳,家人和她商量去医院检查一下,可母亲态度十分坚决地拒绝了,她说,“师父”说过,“‘大法弟子’不能看病,不能吃药,吃了药就是积攒了‘业力’,就上不了‘层次’”。2006年5月3日,正在打坐的母亲倒在客厅里,发现时她已经身体冰凉,肚子很胀,左半边脸肿,眼睛突出。家人赶紧送往医院,大夫们立即进行抢救,对母亲做头部插管手术,做了将近两个小时,医生出来时,说病人脑部大面积溢血,呼吸微弱,不行了。母亲就这样走了。(凯风网《母亲节里忆慈母》2012年05月15日)

对此,中国反邪教网等网站上有大量的报道,如,《孟欣:母亲在虚构的“天国世界”里走向死亡》《谌进民:母亲为“法轮功”送了命》《刘伟:练功要了母亲的命》《王帆:“法轮功”害死了我母亲)》《赵长伟:“法轮功”害我失去了母亲》等。

——习练“法轮功”导致母亲精神失常

习练“法轮功”导致信徒精神失常的事例比比皆是,比如,凯风网登载的文章《王宏:母亲练功练成精神病》中这样写道,“2001年4月以后,妈妈时常会在我家住的7楼阳台的窗户上挂出大字横幅,手里拿着彩旗,一会儿呼喊各种口号,一会儿背诵‘师父’的‘经文’。这个时候,妈妈已经发展到了一种疯疯颠颠的状态。……5月20日,我和家人一起强行把妈妈送到医院检查,医院诊断我妈妈为间歇性精神分裂症,原因是痴迷练功,意念出现偏差,精神受到强烈刺激。”

其他更多的报道包括《王三合:“法轮功”害得我母亲发疯父亲上吊》《张华:“法轮功”害发小母亲精神失常》《钱剑法:“法轮功”害得我母亲精神偏执》《王宏:母亲练功练成精神病》《陆勇飞:母亲精神失常了》等。

——“法轮功”蛊惑“除魔”导致母亲险被害死

李洪志在其“经文”“讲法”中多次提到,破坏“大法”的就是“魔”。他在《法轮大法义解》中说“魔是病,难的根源,为习练可以杀人除魔”,“我们传正法要是没有人来反对,那才是怪事……要得法……他要阻碍你”,“谁破坏大法,谁就是魔。大逆之魔就是该杀的了”。正是“除魔”思想在头脑里的作祟,“法轮功”信徒伸出毒手把自己的母亲或家人当做“恶魔”,企图杀死的事例俯拾皆是。

比如,北京国际丝绸商店退休职工杨淑芬在习练“法轮功”中悟到:自己习练了那么久还不能“上层次”,肯定是出现“魔”了。这个魔是什么呢?是不是就是瘫痪在床的母亲?她整天反对我,我得除掉这个魔,我得用自己最亲的人来“去情”,有可能更快“上层次”。于是杨淑芬拿起母亲床边一个小棉垫,使劲捂住她的嘴,不让她出气,母亲急得两手乱拨,杨淑芬用另一只手紧紧攥住她那两只干瘪瘦细的手腕,恶狠狠地说:“看你还骂人不骂了,还闹不闹了,今天我要治治你的魔性!除掉你的魔体!”她无法挣扎,两只眼睛愤怒地瞪着杨淑芬。杨淑芬还不解气,使劲捂圧她的嘴。如果不是儿子跑过来,一把把杨淑芬推在一边,那天晚上她就把亲生母亲活活捂死了。(凯风网《我差一点捂死母亲》2010年08月24日)

再比如,凯风网《为“除魔”父亲差点掐死母亲》一文中描绘了作者父母亲的经历:2007年秋天的一个深夜,父亲用剪刀将母亲的一件上衣剪成布条,企图用布条勒死妨碍他习练“上层次”的母亲。从睡梦中惊醒的母亲极力挣扎。听到挣扎声后,我从隔壁房间跑了过来。我被当时的场景吓呆了,一边本能拉住父亲的胳膊,一边哭喊呼救。在及时赶来的邻居们的帮助下,母亲捡回了一条命。

——相信李洪志“法身”保护,致使母亲发生意外甚至死亡

李洪志为了欺骗弟子,称自己有无数个“法身”,你跑到月球上去,跑到哪儿都能保护。“我的法身什么都知道,你想什么他都知道,什么他都能够做”。正是因为有李洪志“法身”的保护,弟子们无所畏惧,不去回避危险,相信“神迹”会出现,导致弟子们造成了不应有的伤害。

江苏省赣榆县石桥镇工商所工作的侍述峰,其母亲患有白内障。习练“法轮功”后,痴迷李洪志的“法身”保护,相信只有练功,增长功力,白内障自然就会消退,拒绝手术,导致视力下降严重。不仅视物模糊,而且两眼同时看一物体时,出现两个物象的症状。2007年8月29日下午,相信有“师父”“法身”无处不在,时时刻刻都在保护自己的母亲,瞒着家人骑上一辆人力三轮车,外出散发“法轮功”宣传资料。因眼睛视物模糊不清,又急匆匆地赶路,当行驶至县道戴盘线公路石桥村路段时,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货车撞倒,当场车毁人亡。(凯风网《练功的母亲竟然出了车祸》2011年03月30日)

由于相信李洪志的“法身”保护,相信“神迹”显现,导致意外甚至失去生命的母亲,这方面事例还有《李洪志的“法身”没能保护我母亲》《“法身”没能保住我母亲的性命》《“法轮功”的“神迹”害死了我母亲》《李洪志的“法身”没能保护虔诚练功的母亲》等。其他诸如相信李洪志的“圆满说”“考验说”“元神说”而淡漠母爱、丧失人伦,致使母爱缺失的事例不胜枚举。

“全能神”邪教对“母亲”的伤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全能神”邪教主赵维山在《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中明确规定:“当为教会的工作着想,当放下自己肉体的前途,对自己家的事应该当机立断,应全心全人投入神的工作之中。”并威胁道:“那些不愿撇弃世界,舍不得父母,舍不掉自己肉体享受的人都是悖逆神的人,都是被毁灭的对象。”

——河南省焦作市中站区王涛的母亲崔兰英,因痴迷“全能神”,在2012年12月20日所谓的“世界末日”,悬挂老家的房梁上吊自杀。“世界末日”成了王涛母亲的“末日”。

——家住重庆市大足雍溪镇团结村王兵的母亲,2006年加入“全能神”邪教组织,她身患子宫肌瘤却拒绝就医手术。她为表诚心,将自己省吃俭用的钱都给了“神”,每天基本吃素,很少吃荤,再加上本身严重的子宫肌瘤,身体垮得更快。她甚至拖着病体离家出走尽“本份”,三个月后找到她时,她已骨瘦如柴,病情加重。家人迅速把她送到医院,但子宫肌瘤已经恶化,医生也无力回天。2008年8月,母亲病逝于医院。(中国反邪教网《万恶的“全能神”害死了母亲》2018年09月26日)

——“妈妈,我们已经三年多没有联系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就非常想你们,想着你们过得怎么样,身体都还好吗?有没有想着我一个人在外面孤苦伶仃,也非常需要您们的关爱。希望您能早日认清‘全能神’邪教头目赵维山的欺骗,不再被‘全能神’欺骗、利用!”这是家住江苏省盐城市射阳县的祁婷婷在中国反邪教网向亲人发出的呼唤,她的父母因相信“全能神”邪教,二人于2018年离家出走,至今没有音信。

在“全能神”邪恶教义驱使下,许多母亲抛弃了孩子,丧失了母性,更多的事例如《“全能神”害我妈两度失踪》《“全能神”还我妈妈》《“全能神”还我妈妈和两个姐姐》《“全能神”使我妈失踪了》《信“全能神”的母亲为何卖掉女儿?》《“全能神”成员李桂荣残杀幼女》等。

母亲是伟大的,这源于母亲对子女的无私奉献。但在邪教组织的蛊惑下,母亲不再是母亲,儿女不再是儿女,人伦丧失,母亲也逐渐远离了社会,将一切建立在虚无的“天国”世界。

“法轮功”“全能神”要求信徒割断亲情,灭绝人伦,灭绝亲情,灭绝人性,其邪说彻底颠覆了社会公认的伦理道德。受到邪教组织歪理邪说的洗脑,一些被邪教控制的信徒将合理的劝说视作“阻扰”“干扰”“磨难”,从而出现种种不可理喻的事情,伤害母亲,伤害儿女。

在此,希望那些仍然痴迷在邪教中的人们赶快醒悟,远离邪教,回归家庭。儿女因为有了母爱才能感受到幸福美满,家庭有了母亲的笑容才更加和谐温馨。





编辑:漯河反邪编辑  投稿单位:中国反邪教网 
栏目列表
图片新闻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