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反对邪教 >
邪教残害妇女冤仇深!
投稿单位:中国反邪教网  编辑:漯河反邪教编辑部  发布日期:2022-03-08 09:49

妇女对社会的贡献巨大,无论在经济、政治和社会等领域所取得的成就都是有目共睹的。妇女的合法权益理应得到保障,自身安全理应得到保护。然而,邪教组织却无视妇女的合法权益,视妇女为待宰的羔羊,肆意欺压蹂躏,给妇女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在“三八”妇女节来临之际,晒一晒邪教组织侵害妇女的恶劣行径,曝光他们的罪恶,增强女性识邪、防邪、拒邪的意识和能力,提高警惕,严防邪教组织乘虚而入。

邪教视女信徒为“性奴”,肆意蹂躏

邪教主往往把自己包装成“真佛”“救世主”“基督代言人”“大师”等,花言巧语,编造出什么“双修”“蒙召”“通圣灵”等邪教词汇,花言巧语,利用女性弱点,频频向女性伸出魔爪,渔猎、玩弄女性,令陷入邪窟的女性痛不欲生或心甘情愿受其凌辱。

“法轮功”邪教主李洪志对弟子大肆鼓吹“男女双修”“阴阳互补”“上层次”,实借“双修”之名满足自己寻欢作乐的欲望。

“全能神”邪教主赵维山丧失人伦,诱奸患有精神病的高考落榜女生杨向斌,并将其包装成傀儡的“女基督”,满足其敛财渔色目的。赵维山不但自己淫乱还厚颜无耻地教唆其骨干信徒对手下的女教徒“过灵床”,不知有多少女性成为“全能神”邪教骨干刀俎之上的鱼肉,任其宰割。

“华藏宗门”教主吴泽衡自称“觉皇”“始祖”,人面兽心、卑鄙龌龊,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强法力”为诱饵,欺骗、威逼众多女弟子与其“男女双修”,多人为其堕胎、产下子女。

“主神教”教主刘家国见色起意,以“通圣灵”为名奸淫了27名女信徒,其中6名女信徒为他生育了小孩。

“被立王”教主吴扬明为满足其肉欲,编造出“蒙召”邪说,以“蒙神恩召”为名奸淫女性多达100余名。

“日月气功”教主温金路,编造“阴阳双修增加功力”“前世夫妻”等邪说,采用精神控制和强制手段,先后强奸了8名女信徒,强制猥亵了3名女信徒。

“上帝之子”教主大卫·伯格,靠女性贩卖肉体拉人头,鼓励乱伦及性虐儿童。要求女性信徒无私奉献,与任何向她们提出邀约的人发生关系。此外,大卫·伯格还派女性信徒用身体引诱男性加入邪教,称之为——“情色钓鱼”,并称这些女性为“耶稣的妓女”和“上帝的妓女”。

美国耐克塞姆(NXIVM)性邪教头目基思·拉尼尔强拍裸照、控制性奴,在其组织内部成立有50多名女性组成的“DOS”(主人与奴隶)小组,拉拢、强迫女信徒充当其性奴,并要求在身上私密处纹上专属“烙印”。

“秩序转化”(Orde der Transformanten)邪教主罗伯特·B.(Robert B.)自称先知,喜欢招募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并让她们成为其信徒的伴侣。曾将一位27岁的女信徒艾玛关在某修道院中。艾玛从12 岁起,罗伯特就对她实施性侵,一共性侵132 次。

土耳其人阿德南·奥克塔尔,名义上是一名宗教布道者,但实际上从事邪教活动。他为了独占女性,让自己的兽欲得到满足,鼓励滥交与群交。为了吸引更多女性进入他的邪教组织,他会选派年轻帅气的男信徒去勾引女性。而被诱惑进邪教组织的女性,会被层层上供,最终,成为奥克塔尔的性奴隶。奥克塔尔曾公然承认:“我有1000多个女友。”

▲“小猫咪”们谄媚地摇晃自己的臀部,寻求奥克塔尔的垂怜。

邪教掠夺女信徒钱财、损害女信徒身心健康、破坏女性信徒家庭,罄竹难书

——掠夺女信徒钱财。邪教对女信徒的危害不仅仅局限在渔色方面,他们贪婪的目光还时时盯向女信徒的“荷包”,引导“奉献”,号召“捐款”。

李洪志宣传“以钱换德,以德长功”,强调看淡钱财,“修大法就必须放下为钱为物之心”;赵维山抛出“神享用论”,声称:“神家的钱财、物质,包括一切财产都是人当纳的祭物,这祭物除了祭司和神可以享用之外,任何人不得享用”,要求将收取的“奉献款”兑换成黄金收藏;“被立王”教主吴扬明则要求信徒“聚集财宝在天上”;“三班仆人派”教主徐文库通过对信徒洗脑,诱导信徒“窃物上缴”。

比如,中石化南充分公司的职工李春华,自练上“法轮功”后,短短两年时间,家里的十余万元积蓄就被她交“学费”、献“爱心”“传法”交流,花得所剩无几。

比如,河北省泊头市西辛店乡梁屯村“法轮功”信徒崔素芳,1999年至2009年,先后为“法轮功”投入了40多万元,到最后家里的钱都折腾完了,房子也没了。

再比如,北京电车一厂退休工人李亚南夫妇,自从陷入“法轮功”邪教泥潭后,不但被邪教组织榨干了给儿子攒的结婚钱和养老钱40万元,还多次把自己唯一的房产做抵押,前后共给“法轮功”邪教贷款250多万。后李亚南的妻子得皮肤癌无钱医治,儿子成家在即却身无分文,又因抵押贷款无法偿还而被迫搬出自己住了30年的老房子。

中国反邪教网近年来刊登的多起“全能神”非法敛财案件,如《“全能神”夺走了她的15万养老钱》《“全能神”骗走她20万血汗钱》《“全能神”骗走了王老太的救命钱》《妈妈把养老钱都奉献给了“全能神”》等,有力印证了“全能神”邪教蛇蝎心肠,贪得无厌,不择手段,疯狂敛财的卑劣行为。

——损害女信徒身心健康。邪教组织欺骗信徒,声称加入其组织可“消业祛病”,念动咒语可“保命健康”,发功也可祛病,祷告也能治病,驱魔赶鬼治病效果更佳等,并编造许多“神迹”予以证明。众多信徒,其中大部分是女性信徒,有病拒医拒药,其结果是,耽误治疗,失去就医的最佳机会;或者病入膏肓,不治身亡。

比如,河北省衡水市中心街小学的女教师安秀坤,因痴迷“法轮功”,在患有高血压病的情况下,轻信李洪志“消业”谎言,长期不服药,以示“信师信法”,在2001年6月11日突发脑溢血,不幸死亡。

比如,山东莒南县农民柳怀丽患有慢性支气管炎。1998年柳怀丽开始修炼“法轮功”,相信李洪志的“得病是生生世世业力造成的,业力不消,病就不会去根,吃药也没用,要想治病就得‘消业’而拒医拒药。2004年2月,柳怀丽病情逐步恶化,家人一次又一次的劝她到医院治疗,但她仍然认为是“师父”在考验她,同时威胁家人只要敢把她送医院,她就自杀。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她的家人强行把柳怀丽送到医院治疗,但是由于长期拒医拒药,耽误了最佳的救治时机,经医生检查诊断,结果她患的中心性肺癌病已到了晚期,胸腔大量积液,并且癌细胞已向肝肾转移。虽经医生全力抢救,但还是没有挽留住她的性命,死时年仅40岁。

再比如,四川省汉源县木林乡大维村七组“门徒会”信徒谭小萍,在儿子受伤的情况下,因相信“门徒会”就是教人“祷告”治病、消灾避难、保全家平安的“救世主”,不能把孩子送医院,那样不仅要花很多冤枉钱,还会再次惹怒神灵,招来血光之灾等妄言。每天跪对祷告教会的“得胜旗”。由于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儿子在不断地抽搐中闭上了双眼,失去了年仅11岁的生命。

——破坏女信徒家庭。家庭在人们积极的想象里是温暖幸福的象征,是生活的港湾。由于邪教组织的介入,原本和睦的家庭开始笼罩上阴影。邪教组织为了发展成员聚敛钱财,煽动女信徒“抛家弃子”“传福音”去过集体的属灵生活,使原本幸福和顺的家庭四分五裂、支离破碎、苦不堪言。

比如,江西省资溪县高阜镇十里源村“全能神”信徒胡会莲,2012年初,加入“全能神”后,对儿子的学业漠不关心,把更多的时间用在了聚会、“传福音”上。暴怒之下,丈夫将胡会莲放在家中的“全能神”书籍及一些宣传品,一把火烧得一干二净。胡会莲在没有带上任何物品的情况下不辞而别,至今杳无音信。丈夫就像无头苍蝇一般,晕头转向,顾此失彼,外出寻妻3年行程数万公里,一无所获积蓄耗尽。儿子的成绩也一落千丈,店里生意处于倒闭状态,一家团聚成了难以企及的心愿。

类似的案例,比比皆是。比如,《目击“全能神”女信徒自杀殉道》《“全能神”让她痛失母亲》《邻居一家被“三赎基督”害惨了》《两小儿找妈妈》《辽宁女大学生被网友骗入邪教 沦为邪教肉体诱饵》等。

提高女性防范邪教侵蚀诱惑是当务之急

由于女性特殊的生理因素、心理特点以及社会历史原因,更容易误入邪教,同时走出邪教也相对困难。

女性应当如何防范邪教组织的伤害?

1、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加强自身道德修养,建立良好的睦邻关系及和谐的家庭关系。对于误入邪教组织的女性,要伸出援手,全力以赴开展帮教。在帮教工作中,要深入细致地将思想工作做到她们的心里去,帮助她们走出邪教阴霾。

2、开展反邪教警示教育,增强识邪、辨邪能力,把农村列为重点教育领域,开展反邪教警示教育进村入户,挤压邪教活动空间,使他们无可乘之机。

3、抓好就业培训,解决妇女就业问题,增加妇女合法收入,挤压邪教组织活动空间,让邪教组织无可乘之机。

4、开展关爱行动,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给妇女。对农村留守妇女,多与在外丈夫及子女联系、沟通,享受亲情的温暖,减少孤独与寂寞,筑牢防范篱笆。

5、打击危害女性的邪教组织,严惩对女性的犯罪,维护妇女合法权益。身为女性,要自尊自立,自爱自强,构筑起强大的心理防线,让邪教的暗箭毒爪无处下手。

 




编辑:漯河反邪教编辑部  投稿单位:中国反邪教网 
栏目列表
图片新闻
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