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反对邪教 >
七夕:“法轮功”让弟子丧失人间情!
投稿单位:中国反邪教网  编辑:反邪教  发布日期:2021-08-13 11:18

   

每年的七月初七是中国传统节日——七夕节。“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象征着美丽爱情传说的“牛郎织女”会在天上鹊桥相会,浪漫又神秘。七夕,又是中国的“情人节”,有情人会互诉衷情,表达爱意,你侬我侬。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然而,就是这种中国式的浪漫爱情,在“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眼里又是那么的不忍与不屑,在“大法”弟子中又变成对爱情对家庭对夫妻的悲催和哀伤。“大法”弟子在李洪志的歪理邪说蛊惑下,日夜忙着“练功”“学法”“讲真相”,或疾病缠身,或家破人亡,或身陷囹圄,或流浪在外。而那种即使天各一方,也隔不开两颗互相牵挂的心;我只愿执子之手,与子白头的忠贞不渝爱情,对“大法”弟子来说犹如镜中花水中月。“大法”弟子早已丧失人间情、世间爱。

李洪志要求“法轮功”弟子放弃爱情, 否则惑众乱法无法“圆满”

李洪志自称是高于释迦牟尼佛的大“神仙”,称“法轮功”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超常人。对于超常人李洪志是有要求的,即不放弃情欲,不仅不能修成“圆满”,而且“魔”也不会饶恕。李洪志说:“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只有放弃人间的一切情爱和欲望,才能上层次,才能达到最高境界”(《转法轮》);李洪志还说:“旧势力、旧的宇宙把什么东西看的最重?就是色,就说他们把这些事情看的非常的重,所以谁要在这方面犯了戒,谁要在这方面做的不好,那都不会保你,而且都会把你往下推”;在《修者忌》中,李洪志说:“执著于名、钱、色、情,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与恶者无别,无法圆满。”

上述说法,李洪志已经明确无误地告诉弟子,追求爱情,执著感情,是心魔作怪,就是犯戒,与恶人没有区别,无法“圆满”。

山东聊城的孔凡辉本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名叫王娉娉,他们自高中毕业后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只等着大学毕业就一起步入婚姻殿堂。但不幸的是王娉娉后来却在妈妈的影响下练起了“法轮功”,练功后她开始变得对自己的恋人不再热情,人也变得很少说话,脾气古怪,神神叨叨,身染重病却不肯就医,最终因为耽误治疗而病逝。

中国反邪教网刊登的长篇通讯文章《奇幻人生——布鲁克林有志诗人如何成为“法轮功”右翼媒体的工具》,其中文章第五部分《一场无疾而终的恋情:不练“法轮功”就不能在一起》,描述主人公史蒂文·柯莱特在《大纪元时报》工作期间,结识了一位同在报社工作的女实习生盖娅·克里斯图法罗,而盖娅是一名“法轮功”信徒,两人因共同爱好慢慢成为恋人。对于非“法轮功”信徒柯莱特与盖娅的亲密关系,“法轮功”骨干警告他们不要走得太近、少说话等。而柯莱特只愿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想修炼“法轮功”,这在“法轮功”看来只是常人,不配与“大法神”谈婚论嫁,两人的恋爱最终结果就是分离。

王进东是原“法轮功”痴迷者,曾参与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他的女儿王娟自从跟王进东修炼“法轮功”后,爱情观发生了很大变化。王娟原本有一个十分相爱的男朋友,修炼前,和所有热恋中的情人一样牵手漫步街头,引来人们羡慕的目光。自修炼“法轮功”后,按照李洪志的要求,王娟认为对爱情的执著是修炼路上的绊脚石,从此大街上的装饰、商店里的广告、饭店里的套餐、花店里的玫瑰,均与她无缘。王娟开始想办法,找借口不与恋人见面,即使见面,也要时刻提醒自己远离他,怕他跟自己亲近,影响了自己的修炼。

牛郎和织女,一个是凡人,一个是仙女,虽然他们被迫分开,但是仍然保持对彼此感情的忠贞。

“法轮功”弟子的爱情悲剧就在于,要“去情”,不然就修炼不了,“放不下人心”“太执着人的理”就会被“正法”淘汰掉。“法轮功”只能让爱情枯萎,让情侣天各一方,让有情人终难成眷属。

李洪志要求“法轮功”弟子抛弃亲情, 否则是修炼的羁绊,圆满的障碍

亲情,是世间最圣洁,最美好的感情,是世间最珍贵的温情,是人与人之间血脉相连的关系。和谐美满的家庭是社会稳定的基石,是人人向往的幸福。

然而,李洪志告诫弟子,“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修去名利情,圆满上苍穹。”

辽宁省丹东市小学教师刘长红的弟弟不幸患上了白血病,家人焦急万分。刘长红一面劝慰奶奶、父母,一面精心照顾病床上的弟弟。当医生说只有进行骨髓移植才有望挽救弟弟的生命时,刘长红毅然提出由她给弟弟捐献骨髓。然而,刘长红练上“法轮功”后改变了这一决定,她要去掉“执著心”,去掉“名利情”。(光明日报《湮灭亲情残害家庭——李洪志及邪教“法轮功”破坏家庭案例剖析》)

梁招凤,广东韶关钢铁集团公司运输部职工,自修练“法轮功“后,性情发生了很大变化,完全沉迷自己“练功”,不再关心“常人”丈夫和儿子的生活、学习,甚至连丈夫被汽车撞伤、生母病逝也不闻不问,使原本幸福的家庭失去了往日的欢乐。1999年7月23日上午9时许,她抛下家庭,喝农药身亡。(人民网《灭绝人性的“害人功”惨无人道的“圆满”》)

“法轮功”弟子晓梅,原本是一个善良贤惠的妻子,可自为美容步入“法轮功”后,严格按照李洪志说的,“修炼人已经不是人(常人)”的言论,抛弃人间的真情,把优秀的丈夫当成“垃圾”丢在一边,最后走上了与丈夫离婚的道路,使原本令他人羡慕的家庭走向破裂。

德国诗人歌德说过:“无论是国王还是农夫,家庭和睦是最幸福的。”虽然牛郎和织女家庭是不完整的,但喜鹊搭桥盛载了两人幸福喜庆的欢聚时刻,情感忠贞、家庭完美是世代中国人的追求。

“法轮功”却藐视亲情,制造一幕幕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剧,使成千上万的家庭失去了欢乐,承受着无法愈合的伤痛。

李洪志要求“法轮功”弟子割裂夫妻感情,否则和泥玩,是邪恶常人

夫妻相互恩爱对于一个家庭非常重要,如手牵手,风风雨雨一同走过;情连情,甜甜蜜蜜一起分享;你出石头,我出布,你输了,陪我一辈子,来形容夫妻感情天荒地老,相守一生。

然而,李洪志在谈到夫妻感情时却说:“在高层次上看,说常人在社会中简直就是和泥,不嫌脏,在地上和泥玩呢。”(《转法轮》)李洪志还说:“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修者忌》)

湖南省张家界市慈利县湘运公司退休职工张秀英自述自己为了“去情”,与丈夫分床好几年,当丈夫无数次要求过夫妻生活时,她都很不耐烦地拒绝,甚至拿出缝刃剪,凶巴巴地对丈夫说:“什么夫妻不夫妻,你爱和谁过就和谁过去,你要强迫我过夫妻生活,影响我修炼上‘层次’我就把你那个东西剪掉!”最终夫妻二人离婚(凯风网《张秀英:过情关的荒唐事》)

  

李光玉,山东省蒙阴县人,修炼“法轮功”后,因相信李洪志的“精血之气是用来修炼的”“和泥”论及是最肮脏的一件事,放弃亲情,放弃夫妻生活,最后却失去了自己幸福的家庭。(凯风网《李光玉:法轮功如何对待夫妻生活》)

江苏省溧水县路明回忆妻子迷恋“法轮功”后一直没有同房,妻子的理由是:“夫妻生活是很低能的,不能带上天去,执著这个我就不能‘圆满’,并且‘大法弟子’怀孕生子会有碍练功、影响上升速度。”当他提出离婚时,妻子冷冷地说:“离婚正好,以后少一个人干扰我练功!”(凯风网《妻子那段荒诞的经历》);

古人云:“食色,性也。”人类的性欲是与美好的爱情、婚姻相结合的,性生活是人们身心健康、延年益寿、夫妻恩爱、家庭幸福所不可缺少的一个重要方面。

李洪志一方面要求弟子戒色断欲,另一方面却倡导弟子“双修”。李洪志在《转法轮》这样说:“在修炼界有这么一种修炼方法,叫做男女双修。男女双修的目的是要采阴补阳、采阳补阴,互补互修,达到一种阴阳平衡的目的。”没了性生活的“大法”弟子们,难以抑制生理的需要,于是,在李洪志“双修”蛊惑下,开始“双修”。如,2001年4月,山东省公安机关在莱西市工商新村抓获“男女双修”的数名“法轮功”男女弟子,而他们大都是家有配偶的已婚者;北京弟子巩菊领着16人“双修”被警方抓获;河南禹州的赵某某等10多名男女“法轮功”信徒在驻马店市“双修”时被抓获。至于李洪志在泰国期间,曾出入色情场所,洗“鸳鸯浴”,接受色情服务等,只是李洪志的肉身在常人社会的游戏罢了,不值一说。

正是有了李洪志的歪理诱骗,“大法”弟子的夫妻感情就不和谐,家庭破裂也就成了必然。

七夕,是金风玉露的相逢,是银汉迢迢的牵挂,是彼此融合的调和。爱是携手共艰危,相濡以沫;爱是左手不离,右手不弃的坚定。

在“法轮功”的世界里,是没有爱情,不需要感情。

七夕节到了,送给“大法”弟子一句话,不要再苦耗青春,赶紧回家,家中的亲人正等着你;认真思考听听妻子或丈夫对你说的话,无论七夕,还是朝夕,这一生,认准是你,绝不放手。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编辑:反邪教  投稿单位:中国反邪教网 
栏目列表
图片新闻
热点新闻